宋城鬼屋
地方頻道: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新聞

青少年編程,面向未來“玩真的”



5月20日,安徽省馬鞍山市和平樓小學和花山區花山社區聯合舉辦風暴科技進校園活動。圖為學生分組合作進行科技項目搭建及編程。 胡智慧攝(人民視覺)


在2018蘇州市青少年創意編程競賽中,一位女生正在編程。 華雪根攝(人民視覺)


3月31日,2019年鄭州市青少年機器人競賽首次將線上創意編程比賽納入競賽中。圖為選手在比賽前編程。張 濤攝(人民視覺)


  多年來,“青少年”和“游戲”兩個詞放在一起,往往容易引起人們負面的聯想。青少年沉迷游戲問題,始終是一個嚴峻的社會問題。如今,將孩子們對游戲的喜愛,部分轉化為對編程的熱愛,是否行得通?

  一個16歲的巴西少年,開發了一款廣受歡迎的游戲,在擁有9000多萬月度活躍用戶的全球最大的多人在線創作游戲工具Roblox上,這是整個2018年最成功的一款作品。游戲開發出來后,一個15歲的美國少年為它做出了市場推廣方案,比如怎樣推廣給更多人,怎樣在視頻平臺上進行講解,等等。游戲有了收入之后,他們引入了一個英國少年來管理整個財務。

  這樣的場景,如今在發達國家并不陌生。在這套完整的體系中,青少年可以很早就學習如何利用互聯網,如何在編程上創新,在商業模式上創新。像這樣的青少年開發者,Roblox上有500萬人。他們中,或許將涌現出很多未來的科技公司創始人。

  讓孩子們學習編程,探索未來,這樣的場景并不只是“看上去很美”,而是正在成為現實。未來,不會點兒編程,一個人很可能就跟不上社會發展。

        

  青少年開發的游戲有了發布平臺

  “現在已經可以想象,未來每個人可能都離不開信息互聯網、電子終端了。未來所有人生活、學習、工作都和這些有關系。”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騰訊公司高級副總裁馬曉軼認為,讓青少年在人生的早期更好地接觸這些,讓更多孩子更早地具備編程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馬曉軼打了個比方,就像上個世紀各個國家發力培養工程師一樣,未來有多少年輕人懂得編程,將是一個國家最重要的人才指標之一。

  5月29日,騰訊正式宣布與Roblox(一款大型多人線上游戲創建平臺)建立戰略合作關系,共同推動中國青少年的創作教育事業發展。面向廣大青少年、家長和教師群體,以創新教育為重點,最終打造出融合教育與游戲的工具,助力中國兒童科技教育。

  事實上,此前很多國外學校已經開始用這種全新科技平臺進行教學,甚至用于物理、化學等傳統科目,將傳統教學變成互動式的教育。這種教學的重點不再是老師,而是青少年自己開發的東西。多元玩法與友好的創作氛圍,讓這個平臺在全球范圍內頗受好評,由于80%的用戶在18歲以下,因此教育規劃一直是其發展戰略中的重要一環。

  在Roblox上,游戲都是青少年自己開發出來的。但游戲不是其中的全部,在這個青少年編程產品體系中,只有一部分結果以游戲形式展現。這一工具以教育類游戲為主,引導青少年學習簡易編程,輕松打造和發布自己的游戲,其中90%以上的開發者來自14到24歲的玩家。近期,這一工具還增加了中文支持,讓中國學生也可以免費學習編程課程。

  騰訊與Roblox雙方還將正式在中國推出“教育先鋒計劃”,包含一系列面向青少年教育的項目,覆蓋從“STEM(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的英文縮寫)教育”到課堂教育,從線上培訓到夏令營、中小學游戲化教學課程等諸多方面。目前,通過與海外優秀工具合作,為中國開發者提供免費工具和開源素材,通過游戲連接世界,推動“科技向善”,也成為包括騰訊在內的諸多推動者的共識。

  Roblox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戴夫·巴斯扎基說:“我們和騰訊擁有對數字創造力的共同信念,以及通過游戲將世界融合在一起的愿景。”

  編程在很多國家是必修課

  編程是許多發達國家青少年教育改革的關注點之一。

  3月26日,日本文部科學省公布新教科書審定結果,要求從明年4月起,將編程作為必修內容加入小學算術和理科教科書中。按計劃,日本文部科學省規定到2020年小學必須確保為學生提供計算機編程體驗學習機會,到2021年初中必須提供計算機編程課程內容,根據學生個性需求提供信息化教學資源,以增進學生對計算機、大數據等的理解。

  即便如此,日本東洋大學信息合作專業的坂村健院長對未來形勢仍表示擔憂:“現在日本雖然把編程列為了小學必修內容,但是和國外的教育比起來還遠遠不夠。如果不把編程專門列為一門學科并不斷充實內容,日本還會在世界上落后。”

  這可能并非危言聳聽。

  在英國,從2014年起,政府在5-16歲學生的義務教育中加入了編程教育;在美國,2015年,政府提出計劃10年普及中小學生編程教育,并投資40億美元開展少兒編程教育;在芬蘭,2016年8月開始實施新的《國家核心課程大綱》,首次將編程納入小學教學大綱,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教授編程;在澳大利亞,2016年正式將編程引入全國必修課程;在韓國,教育部規定從2018年起將編程納入小學正規必修課程……

  通過使用新工具,將孩子們帶入編程世界,也已成為各國普遍的做法。

  新加坡就是個典型。2014年,新加坡教育部開始在一些中小學展開“Code For Fun (編碼樂)”計劃,以小學至高中生為對象,鼓勵他們學習編碼和“計算思維”等,通過趣味方式,培養未來的科技人才。2016年,新加坡政府對外宣布,在未來20年內,要把新加坡變成智慧國,配合這一愿景,多所中小學推出編程學習項目。2017年,新加坡全面推動少兒編程教育,中小學考試中加入編程考試科目。

  在推出“編碼樂”計劃時,新加坡有關人士提到,學習“計算思維”等對孩子們是一種挑戰,但是一些好的工具可以幫助孩子們更輕松地上手,不但富有教育意義,而且非常有趣,這其中就包括“Scratch”(一種簡易編程工具)等。

  值得重視的是,發達國家少兒編程教育普遍起步較早。如今,伴隨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已經形成了非常成熟的少兒編程行業。

  編程課逐步進入中國校園

  2018年江蘇、天津、北京等地的高考數學考卷中,都明確出現了編程相關的題目。這背后反映的是中國教育界對編程的重視與日俱增。

  2016年6月,教育部印發《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規劃》,將信息化教學能力納入學校辦學水平考評體系。

  2017年7月,國務院印發《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明確要在中小學階段設置人工智能相關課程、逐步推廣編程教育。

  2018年1月,教育部頒發的《普通高中課程方案和語文等學科課程標準(2017年版)》明確提出全面提升學生信息素養,并將信息技術課程設為基礎課程,單獨列出課程標準。在這份標準中,至少17頁明確提及“編程”。

  2018年4月,教育部印發《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提出完善課程方案和課程標準,充實適應信息時代、智能時代發展需要的人工智能和編程課程內容。

  事實上,在很多地方,編程課已經進入校園。

  2017年9月,浙江省新高考改革將信息技術納入當年高考選考科目。與此同時,浙江省公布的選考科目范圍中,有48所“211”高校的338個專業指定信息技術為選考科目。

  2018年,重慶市教委下發《關于加強中小學編程教育的通知》,要求各中小學開足開齊編程教育課程,小學3至6年級累計不少于36課時、初中階段累計不少于36課時,并提出小學階段感受編程思想,初中階段將實際問題解決與算法思想形成聯結,高中階段掌握一種程序設計語言的基本知識等要求。

  類似這樣的改革并不鮮見,上海、安徽、江蘇、山西、陜西、湖北、河南、四川、貴州等地都出臺了明確的規劃或意見,推動信息技術教育改革,其中既有強調做好硬件配套的要求,也有建議開設Scratch等程序設計課程的意見。

  Roblox相關負責人也告訴本報記者,他們也將與教育部門、教育機構合作,為老師們提供簡單易用的開發工具,幫助他們開發更多用于教育的游戲,提升青少年學習效率和積極性,以更豐富的玩法、更完善的社區,覆蓋中國1.4億適齡用戶群體。

  孩子們從開發游戲中得到快樂

  2017年7月,國務院印發的《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明確“鼓勵社會力量參與寓教于樂的編程教學軟件、游戲的開發和推廣。”

  多年來,“青少年”和“游戲”兩個詞放在一起,容易引起人們負面的聯想。青少年沉迷游戲問題,始終是一個嚴峻的社會問題。如今,將孩子們對游戲的喜愛,部分轉化為對編程的熱愛,是否行得通?

  “讓孩子們接觸更簡單、更益智的內容,從小培養對電子設備、互聯網更正確的態度,事實上就像‘疫苗’,因為未來他們的成長環境不可能是無菌的,一定會有負面因素在。”馬曉軼告訴記者,寓教于樂的重要前提是游戲的品質要高。馬曉軼在和很多家長的接觸過程中發現,家長的擔心是對的,但應對方式不一定是最優的。

  面對孩子們愛玩的天性,寓教于樂并不容易。事實上,這一直是教育的難題。在中國,騰訊給出的解決辦法是,從很低的起點開始,平滑進入更難的階段。

  首先是低門檻,需要從零開始,讓孩子們剛學到一點知識就可以開發簡單的游戲,獲得成就感;其次是社交,孩子們開發的游戲,要讓更多朋友玩到,在大家的贊美聲中得到鼓勵,樂于進行更多嘗試;再次,要把挫折感降到最低,一旦孩子遇到挫折,工具會比家長更有耐心,不停地鼓勵他們越過挫折。

  以科技工具幫助孩子們樹立對未來科技的觀念,是把這一產品引進國內的最終目標。其所希望的是,有利于提升國民數理教育競爭力,助力國家科技教育,有利于國家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戰略的教育推廣與實踐行動。

(責編:王仁宏、熊旭)



宋城鬼屋